衫下酒京

好多忘记搬运的样子,我爆哭
话说你们喜欢第几季啊……

【高产计划,20180114,吉星】



关键词:宿命,恋物癖,傲慢与偏见(中)

——

这是鸣日星来到李小吉家的第一天。


家主叫做小萨,不得不说,也是个乡土气息十足的名字。不过这一家待人都很和谐,已经有三四个来来往往的客人和日星见过面了。



玻璃柜外头的世界很精彩,也太心惊胆战了…


——光是这个上午,日星就差点被小吉踩到三次,被小萨撞倒四次,还从桌子上跌下去了一回。


午饭时间,玩偶极不情愿的被抱到餐桌上,被迫和主人们一同用餐。虽然小吉随便的有些过分,但鸣日星不得不承认小吉待自己很好。

小吉喜欢把日星举起来,再抛到空中。这是个危险的举动,但每当日星在空中像是脱离了地心引力一般没有安全感的时候,小吉又会稳稳的接住日星,给他一个安慰式的拥抱。

每当被紧拥的时候,日星苛刻的意识总会离奇的恍惚一刻。像是骤然吸食了海.洛.因;又或是恋爱时,突如其来的被心上人偷吻一下:那样的轻松与愉悦一下子织满心头。



还是个小孩子啊。下一秒,日星又不以为然。



很久以前,日星的一个水晶球邻居向日星介绍过宿命论。

有些人天生就会绑在一起出现,不论是敌是友,是正是邪。他们终究会像两块磁铁一样贴在一起,或始终弹开一段距离,当想要撤离时,又紧紧贴起来了。



日星想,他大概和小吉也是这种关系。

日星的样貌吸引了无数人,却从没有被疼爱,被吸引过。


直到他遇见了小吉。小吉就像一束成熟太阳的光芒,硬生生撕裂了日星冰川一般的心灵,往里头塞满了欣喜,扔掉了所有的冷漠和不屑。

他好像有点喜欢小吉了。



时间一晃儿就过去了,像是日星待在玻璃柜里的那段时候。


这带来的变故很大。

小吉本来就没有母亲,老爹小萨却莫名其妙,和知名偶像派乒乓球手官月好上了。


然后第二个消息是,小吉要上中学了。




而且还是住宿制中学。


不过在小吉犹豫一刹后,还是拾起了日星塞入行李箱。日星稍微被摁的有点难受,不过他已经习惯小吉时常的粗鲁。


吉普车一路把他们送到了学校。出乎意料的是,同学们十分的不友善。


第一天,小吉的外号就“名震四方”。

日星很想跳起来为小吉反驳一下,不为别的,这个称号太过刺耳,一下子就捅穿了日星脆弱的防御罩。




“恋物癖”。

不,我也是小吉的好友,我是他的伙伴……我甚至可能比任何人都更……!




日星思路突然断了,他想不下去了。

开什么玩笑,就像每个人都在对小吉冷嘲热讽的。


——“小吉啊,那么多女生追你,你难道要和那个洋娃娃过一辈子不成?”

日星告诉自己,我只不过是一个玩偶。



日星只不过是一个属于小吉的,不会动的玩偶。




日星这么想着想着,小吉就回来了。每天他都很累,但总还是抱着日星入眠。

你已经是一个半成年人了啊,日星笑到。



然后日星就在这份偏见中渐渐入眠,越发不可自拔的陷入这泥潭。



我说,虽然我的心和身体全归你了,但是

我们终究无法在一起。

【高产计划,2018.01.13,吉星+微官萨】



关键词:宿命,恋物癖,傲慢与偏见。(上)

——

鸣日星只不过是一个不会动的,坐在玻璃柜子里的玩偶。



他每天看着大马路上车来车往,人流不息。他也见过很多小孩子被自己生来就有的精致面孔,与童话里的蓝色眼睛迷住


可每次都只是望着昂贵的价格牌发呆,只此而已。



鸣日星只不过是一个玩偶而已。


这个下午,他还是坐在那里。一个小女孩兴奋的挤在玻璃窗前,仔仔细细的,像欣赏一件价值连城的纪念品一样。


日星并没有所谓被关注的欣喜,他还是一动不动。



鸣日星不是一个小丑,他懒得为每一个人喜欢他的人动容。


果不其然,一会儿小女孩就望洋兴叹般的遗憾离开了。午后的平静又回来了,如果可以,日星也想窝在沙发里度过每一个温暖而舒适的下午茶。


不过麻烦总有的多。一个一头红发,惹人注目,手里还拿着一个高到摞起来的冰淇淋球的小男孩把视线移过来了。日星暗自打量高高的冰淇淋,虽然没吃过,但日星还是很清楚那是冷的



和自己的心一样冷。……大概。


男孩扯了扯父亲的衣角,于是高大的男人低下头,揉了揉小男孩的红发。


日星用力的想听清他们的交流,但玻璃柜隔音效果不错,使得日星到头来只听见了两个字。



“小吉”。


如果是一个店铺招牌或者人的名字就太乡土了……日星很想皱起眉头,虽然他并不能。


日星抱着看戏的心态,注视父子二人。他见过十分多想买下自己却又买不起的人,没办法,价格并不是自己定的——不过哪怕烂在玻璃柜里,也比被某些变态之类的折磨要好。

那个大男人挠挠头,卸下双肩包摸索起来。乘着这个空档,日星仔细的看了看男孩。


稀少的红发,端正的五官,随意搭配却不显反感的衣着,还有无意中勾起了贪婪欲望,像极了某种珍贵矿石一般的绿眸。


日星你在想什么啊……鸣日星把这些应该是恋爱中少女的逻辑丢出了脑海,郁闷的埋怨自己。



也不知是男人过分的宠爱孩子,还是这户人家过分的用这么昂贵的价格,给孩子当礼物。总之鸣日星唯一反应过来了,就是那扇即是保护伞,又是囚禁锁的玻璃门被老板打开了。


原来没有玻璃遮挡的阳光是如此夺目,真想……



然而日星没有反应过来,他已经永远属于一个男孩了。一下子,他就被男孩抱起来,悬在半空中,不知所措。


“你好——!我是小吉!”


…真的叫小吉。日星暗自讽刺。



你好,我叫鸣日星。



你,又听不见。日星在心底扬起嘴角,傲慢的感慨。

只不过我的身体属于了你而已。

game,乙女向全员

【01转学风云】
-
你捧着一本烫金的棕色笔记本跨进校门。


也就是三两天前的事情,你的父母便突然带着你离开了原来你生活的小城市。你背着书包,转入了整个省市闻名的奇轮中学。

你跟着父亲办完了一系列麻烦的手续,在大男人关切的眼神下努力的微笑,踏入了陌生的环境之中。

你不止一次听说过这所中学是多么的无敌:培养的全是考入清华北大的高材生,毕业后在社会上混的风生水起,后台也贼硬。想到这儿你不禁感叹自己是如何混入奇轮中学的。


学院门口就是一整列整齐的香樟,看起来每一颗都有百把年历史了。你在绿荫下带着好心情走着,忽然看见一个黑影窜过去。

你困惑的揉揉眼睛,该不会是这几天太忙了产生的幻觉?你迷茫之际,那个黑影又出现了一次,向一条小巷钻去。

闹鬼……?你饶有兴趣的快步追了上去,只听咚一声,你就被那个黑影逼在角落里。


那是一个和你差不多高的男孩,带着一顶天蓝色的蝙蝠帽子,还有一张极其中二的面具,留起一头很违和的米色短发。你在心里默默吐槽:原来传说级学院都是这种中二?


但男孩看起来并不好相处。他坏笑着一抹嘴角,从鞋侧摸出一把小刀来。


“身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吗…?真期待呢♬”

原来是抢劫来的??!你窘迫的搓了搓衣角,好奇心害死猫啊!有什么可以挽救的办法吗……你绞尽脑汁思考起来。



选项:

【1*大声呼救,这么好的学校总该有人治治这些不良青年吧!】

【2*我难道是吃屎长大的吗?一脚踹开就是!】

【3*他有刀啊好凶啊好危险啊……钱给他就是了,我也不多。】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毫无诚意的面具萨以及,一对莫名其妙的西乔

【第三回·险胜!】
夏莉先射出了一枚战轮,小晨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“快躲呀块躲呀!!”飞星先替他着急了一把,“你是不是木!”

带鸭舌帽的男孩子冷笑一声,向着相同的方向射战轮。一声‘fire’后,射出的紫色战轮携着一股强烈的气流撞向夏莉的战轮,甚至弹到了夏莉奇轮人的一侧!

“好险…不过真厉害呀”小萨擦了擦冷汗,周围的观众则是一阵欢呼。

“别瞧不起人了!”夏莉抿起嘴角,朝着左侧一路跑去,射出了一大串向着小晨对战装甲战轮,“你还能打回来,我马上投降!”


“…切。”小晨向右退了几步,避开战轮,帽檐下的褐色眸子挑衅的望向女孩,“只有这么点实力?无聊。”

“你……!”夏莉右拳紧握,再次发起进攻,却迟迟发射不出战轮——奇轮人需要填装了。

男孩冰冷的开口:“闹够了。那么该轮到我攻击了吧。”


“fire!fire!fire!”三枚战轮极快的旋转着打出,最后一枚撞向第二枚,又撞向第一枚,战轮飞一般冲向夏莉的对战装甲打出,引来周围人的惊叫。


而某个角落里,一个神秘人面无表情盯着大屏幕:“杰宇的亲人么…有趣。”




一段时间后,第一场比赛结束了。由于二人迟迟没有打中对方,而且战斗能力得到了裁判的认证,二人都进入了决赛。

“第一局结束了!二位的表现都十分精彩!”主持人激动的鼓起掌,“那么有请下一组…飞星PK石武!”

【第二回·比赛开始!】

周六下午,巡回比赛就在运动馆开始了。

“听说有很多职业奇轮选手会来参加比赛哦!去凑热闹凑热闹啦…”人们交流着这场比赛,虽然规模并不算大,但对各类非专业选手也是一次不小的机会。更何况免费参赛,前十又有限量版奖品,谁不乐意?


小萨背着双肩包来到了现场,区级体育馆已经坐的几乎满满当当,男孩好不容易找到了飞星,找个位子坐了下来,比赛就开始了。


“你说那群人为什么那么激动?又不是演唱会。”小萨指着一群像是来参加歌迷见面会一样,手里还拿着应援棒之类的女生们,与飞星耳语。


“嘿,这你就不懂啦。”飞星故作神秘的挑起眉毛,“听说上一届奇轮王大赛的亚军会来现场挑选『种子选手』,就是接下来准备参加下一届奇轮王大赛的选手啦!不过都是题外话——最重要的是,据可靠消息,亚军本人还是个超级帅哥!”


“再说一遍?什么『种子选手』?”


“就是要被专门选去培训,准备参加第二届『奇轮王大赛』的选手!听不懂吗?”飞星有些不耐烦,低头再检查了一遍自己的战轮袋子。


小萨看起来有些激动,想问飞星什么,但又克制住了。


主持人的声音突然响起来了,把两个男孩吓的半死:“好的!时间到了,比赛正式开始!”


“真缺德!不知道先打个招呼啊!”飞星愤愤不平的叫骂。


“这次比赛规则是抽签式,二人一组PK,胜者普及继续挑战对手!时间紧张,尽快开始对决!有请第一组选手,小晨vs夏莉!”


一个少年与一个女孩从对战席两侧走了出来,分别是一个酷酷的,带着鸭舌帽的紫发男生和一名扎着双马尾的绿发女生,手中都拿着奇轮人。


“这两个看起来都很强!要是能和他们对战就好了!”小萨又兴奋起来了。


待二人来到对战桌前举起奇轮人,主持人抑制不住喜悦支持叫了起来:“我是说,比赛开始!”


“那个叫夏莉的女孩子,受过专业训练吗?”飞星小声的。他看过电视里职业选手举起奇轮人的动作,在这里他又看到了一次。


“说不定呢…啊!开始啦!”

就这样,比赛正式开始了。

每天闭上眼睛写一点系列

【第一话·奇轮比赛!】

夏天七月刚刚结束了一场期末考试,蝉一如既往地趴在树干上吱儿哇叫唤,小萨闷闷的伏在课桌上打着哈欠。


“小萨咋啦?没发挥好??”飞星还是套着他那件和发色一模一样的运动衫,抱着一个篮球蹦跶着来到小萨边上,“卷子没做完?”


“呃…没啦…!”小萨抬起脑袋做个鬼脸送给飞星,“感觉倒数第三题第二小题写错了而已。”


“我去,你啥时候也这么关注成绩了?”飞星比了个很夸张的表情回敬给小萨,接着无所谓的耸耸肩膀,“反正本大爷肯定考砸了!话说,下次比赛你去不去?”


小萨眼睛一亮:“第二届巡回奇轮对战赛?”


“对对对!!就是那个!不亏是我兄弟,了解的真仔细啊哈哈…”飞星拍了下小萨肩膀,接着问:“新款奇轮人买了没有?听说是限定版嘿嘿……”


一提到奇轮人,小萨又马上没了精神:“别提了…老爸说分数不理想,比赛都不能参加。奇轮人前一个都被我用坏了,只好用还能射战轮的那个了……”


飞星往桌子上一倚,摆出一副潇洒公子君的模样:“怪不得你小子变化那么大!看我多自在…”


男孩语句还没有完成就被放学铃打断了。飞星干脆转移话题,扯开一根冰棒的包装袋,叼在嘴里,把篮球扔到座位下:“去不去练习?周日比赛,还有一天,前十有定制版战轮奖品的!”


“走!”小萨直起身子,把包背起,跟着飞星离开了教室。



打完了一整个塑料袋的战轮,两个男孩趴在地上累的抬不起胳膊。


“行啊!打中我三次!”飞星瘫倒在板条箱上动着手指玩弄自己的奇轮人。


“算了吧…我也被你搞死两次呢…”小萨懒懒的躺在草地上,“捡战轮吧!差不多该回家了。”

“好!走就走!请我吃臭豆腐不?”飞星向来是说干就干,刚刚还无精打采,下一秒就跟猴似的窜起来。


“不吃不吃!都给我减肥!哈哈哈……”

两个人就这样打打闹闹的分别了,殊不知,高楼顶还有个人在暗中窥视。



“哼。自作多情。”

“第一名,必须是我的。”

鸣日星向,个人。【反胃】

现场导演的声音还在那里喧闹,伴随着熙熙攘攘的群众演员,童星只觉得一阵反胃。

为什么反胃呢,他也不大清楚。


作呕的廉价盒饭?贪婪的经纪人助理?刺眼的灯光效果?


他自己真的不清楚。



这种感觉就好像半夜里的噩梦一样,悄然的攀上脊梁又刷的消失,只留下一身冷汗,无去无从。日星捏了捏拳头,不大好的触觉像锥子似的一点一点扎进肋骨——刺痛,又不大像。


人心真是丑恶。日星把脸埋在自己的手臂里,带上帽子,耳边依旧是挥之不去的嚷嚷声。



好烦,好难受。

这是日星脑子里唯一徘徊的字眼。




又是令人反胃的一天。